网站首页 春晖之窗 教学科研 德育在线 党 工 委 总务后勤 联系我们
  • 1
  • 2
最新新闻
·泸山大火中殒世的19名扑火英雄和
·旅游项目策划方案怎么写
·临沂市临沂电商新城现场场面火爆
·项目建设内容怎么填
·新闻:东莞企石13米回程车到昆明
·工程项目合作协议书范本怎么写?
·投标文件中的后勤保障措施怎么写

热门信息
·9月17日起杭州小学全面启动晚托
·浙江省教育厅辟谣:“民办学校不
·“建桥杯”围棋棋王赛落幕 10岁
·城乡学校同上课同步作业 今年杭
·唯一视觉贵不贵 影响婚纱照价格
·上海一民办学校寒假作业含黄色笑
·2019许昌市直学校招聘教师考试公
教研活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科研 > 教研活动 >   
泸山大火中殒世的19名扑火英雄和他们的最后一刻
发布时间:10-01  浏览次数:

3月31日0时56分,吴明香突然接到了丈夫张明福的电话。

“我们被大火困在里头了,肯定出不来了,你好好的,照顾好自己,把娃儿带好,我要去追前面的弟兄们了。”

电话那头,丈夫语气急促。吴明香还没来及细问,电话就挂断了。

她心里一下子慌了,赶紧又拨回去,没人接,接着打,还是不通。未曾想,这段只有十几秒通话成了丈夫与她的诀别。

3月30日下午发生在西昌泸山的这场森林火灾,截至4月3日,明火已经被扑灭。

宁南县森林草原防火专业扑火队18名队员和1名向导却永远消逝在了那场汹涌的大火中。

只有上山前留在大巴车上的18个背包,完整地回到了他们的营房里。

泸山大火中殒世的19名扑火英雄和他们的最后一刻

扑火队营房内,前往西昌的队员或牺牲或受伤,背包被大巴车拉回宿舍。 澎湃新闻何利权 图

4月2日,在牺牲打火队员的营房里,6班队员陈顺利把队友的床铺、背包和储物柜收拾得整整齐齐。

“他们走的时候非常匆忙,几分钟就要上车,物品摆放的不整齐。”陈顺利说到这里,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再也说不下去了。

背包上还贴着每一位牺牲队员们的名字:何贵银、张明福、黄元林、钟生文、饶朝银、刘勇、曾顺富、陈文龙、樊桂伟、李洪刚、郑宏、刘军、张树伟、李天云、胡明海、刘兵、陈章华、周全生。

“西昌不怕,我们来了”

“整个城市都已经被烟雾笼罩。”3月30日下午,一名西昌市民被飘进城市的浓烟和草木灰惊呆了。有市民向澎湃新闻形容,彼时阳光透过烟雾照在人身上,“暗黄色的”。

当日,山火在西昌泸山迅速蔓延,一度威胁城区安全。

当晚7点左右,宁南县森林草原专业扑火队队长何贵银在微信群里传达了或将支援西昌的命令。何贵银吩咐队员,把灭火设备准备妥当,放在合适位置,一有通知,换好防护服、防护鞋就走。

“挎包、水壶、手电筒、急救包、防火头盔等都要带上。”他还有些不放心,又通知大家,去西昌的班级一定要背着“背包”,装好帐篷、睡袋。“防护鞋之外,再带一双胶(底)鞋。”何贵银说,“我们要带两双鞋子。”

泸山大火中殒世的19名扑火英雄和他们的最后一刻

装备室内,队员们带走部分灭火设备后留下空位,这些设备已被烧毁在火场。澎湃新闻何利权 图

算上队长何贵银,宁南县扑火队一共有81人,分成8个班。平常,两个班为一组,值班半月。西昌出现森林火灾时,恰好是1班、5班轮值。何贵银在群里布置任务时,班长们都有回复“收到”,只有6班班长刘树维没有动静。

彼时,刘树维正开车前往西昌办事,因大火后的交通管制,路上一片混乱,“堵得不行”,没有注意到手机里的消息。不一会儿,何贵银打来电话,称自己要带1班、5班上泸山打火,嘱咐刘树维安排6班的弟兄们备好装备,或会在次日跟着到泸山来。

刘树维和何贵银关系亲近,后者41岁,比他小,常唤他“刘哥”,而非“刘班长”。那通电话最后,何贵银和刘树维约定,“刘哥,我们相约在泸山山顶哈。”挂完电话不久,刘树维还往群里发了一条西昌街道的视频,告诉队友“哪里都堵起的”。

晚上8点左右,何贵银在群里通知:“所有队友都注意了哈,林业局(林草局)要求我们先去20个人,加我21个人。其他队友在家里做好准备,(若)需要增援,大家就听我的命令。”

“先去西昌支援的两个班的兄弟们,一定要注意安全”,“一定听何队指挥,安全第一”……留守的队员在群里给1班、5班的“战友”打气。收拾装备出发时,有人拍了一段视频发到抖音上。宁南县委宣传部转载了这段视频,配文写道:“整装待发,宁南21名专业扑火队员驰援西昌,逆行英雄,最美男儿!”

泸山大火中殒世的19名扑火英雄和他们的最后一刻

两名留守队员守在营房

和往常一样,赶赴火场的队员会和家人“打个招呼”。

晚上7点过,廖帆(化名)接到丈夫樊桂伟电话,说“要去西昌打火”。

“我们能怎样呢?不能说有危险就不让他干,只有支持,让他多加小心,平安回来。”廖帆说。

差不多同一时间,43岁的张明福也给妻子吴明香打了个电话。尽管丈夫此前有10多年民兵经历,打火经验丰富,但每次外出,吴明香仍不免牵挂。“他每次走前,都是给我打了招呼的,让我放心,说很快就回。”吴明香说,外出打一回火,丈夫要给她打三个电话,“去之前一个,到了火场一个,打完火后,还有一个。”

34岁的黄元林在朋友圈记载了众人奔赴火场的一幕:大巴车上,他将手机镜头对准自己,接着扫过同车的20名队友——大家正在说笑。镜头重新回到他脸上,他“调皮”地故意将消防头盔上的面罩推起,放下,再次推起……车窗外一片漆黑,鸣笛声刺耳。“代表宁南人民,我们出发咯!西昌、西昌!”黄元林在配文中写。

出征西昌的队伍里,陈科金最年轻,二十出头,且结婚不久,他的妻子刚查出怀孕。对于这次打火,他有些兴奋,在抖音号上连发三段视频。其中一段也是坐在车上,敬了一个军礼,配文是,“西昌不怕,我们来了!!” 即将抵达西昌时,他给刘树维拨了个视频,“我们要拢(到)了,准备打火了。”

刘树维说,扑火队队员之间“感情相当的好”,去打火的队员,和没去的队员,时不时联系一下。“兄弟放心,我到火场了;兄弟放心,我打完了,准备退了;等到顺利返营,也会说一句,兄弟放心,安全到家。”刘树维说,这是“报平安”。

“被大火困住出不来了”

3月30日晚上10点40分左右,何贵银和队员们到达西昌柳树桩附近的蔡家沟水库,计划从这里上山。

泸山大火中殒世的19名扑火英雄和他们的最后一刻

柳树桩火灾现场。 澎湃新闻记者胥辉 图

上一篇:5G輻射對人體危害非常大? 下一篇:貴州從江:“訂單冬瓜”助力脫貧攻堅(高清組圖)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温州市龙湾区春晖高级中学
地址:温州市龙湾区海城镇东台路1号  电话:0577-85212003(办)
网址:http://www.chgjzx.com 备案:浙ICP备10206197号